当前位置:首页>>情色小说>>痴女日常

痴女日常

我叫许贝,26岁,研究生毕业一年,因为个人原因,不想离家太近上班,于是我参加各种考试,考上了隔壁县的单位,单位恰好在县里的铁路附近。


由于没有住的地方,只好租房住。


找了几天,就在附近的老旧小里租了一间两室一厅,这是个挺老的小了,都是小面积的楼房,一进小感觉到好像到了十几年前,杂乱,脏黑。


房东大娘一年要九千块,谈了半天时间也没砍下价,算啦,那就租了吧。


足足收拾了一整天,我才把这间房子收拾好,房间里家具什么都旧像是破烂,有十多年的历史了,不过还好两间卧室都有床和衣柜,沙发和茶几也有,我想想也只好将就,只是房间采光很差,又是一楼,一天没几个小时能见到太阳。


安顿下来后,我闲来无事,着反正空着一个卧室,不如找个女孩子租,还能分摊房租,两个人住也能有个照应。


于是就在上发了租信息,找个干净,有工作的女生租。


没几天,就有个女孩加我朋友,说想租,来看看房。


我同意了。


女孩叫张月,说是下午4点就来,我专门请了假,收拾好家,还买了水果和零食,想给这个未来的舍友一点好印象,没想到我等啊等,等到晚上8点多,那女生才打电话说要过来,唉。


听着敲门声,我想她终于到了,我看看表都快九点了,心里想着现在的女孩怎么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。


打开门,我笑容满面的欢迎这个女生的到来,女孩看上去挺年轻的,个子挺高,我一米七,女生只比我低一点,穿着超短黑色短裤,上身一个牛仔马甲,里面就穿一件抹胸,挤出深深的一道乳沟,深深的眼影戴着假睫毛,脸上一层白粉,还是遮不住她脸上的爆出的小豆豆,眼睛也不大,总的来说,皮肤有点暗黄,身材还不错,长得马马虎虎,没有我好看就是啦。


女孩对着我笑了笑,能看见她的牙齿发黄的厉害,见我的第一眼就递烟给我,我赶紧摆手示意自己不抽,女孩说:“你说自己26了,那我叫你姐了。”


声音粗哑,一点没有女生的那种细腻的嗓音,可能是烟抽多了吧我想。


“不用这么客气,你叫我许贝就好了。”


我请她进来。


“行吧,那许贝姐,你叫我张月好了,你房子打算怎么租啊。”


张月整一个自来熟,我还没说什么,她已经一屁股做到沙发上,目光尖锐的打量着我和整个房子。


“我也是才来这里工作,对这边不是很了解,价钱的话你看把。


能在一起就是缘分。”


我示好的笑了笑,等着她开价。


张月没说什么,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转了转,大大咧咧坐在沙发上又点了跟烟,翘着二郎腿说道:“姐,不是我说,这房真不行,我也不让你亏,这样吧,一年,我先给你付半年的。”


说完就从包里拿出5,扔到桌子上。


我惊讶的长大了嘴,这样也可以,看着桌子上的5块,我大脑有点反应不过来。


“你什么意思啊姐,不想租你大晚上让我过来,你是不觉得我好说话,就觉得怎么着都行啊?”张月的声音突然就大了起来,沙哑沉重的嗓音让我一阵惊颤。


性子柔弱的我赶紧辩解道:“没有,没有,姐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说咱俩还不怎么了解,毕竟要一起住的嘛。”


张月看着我一脸讨好的笑,说道:“行吧,那你是给租咯?”我重重的点了点头,张月又对我介绍了点自己的情况,说了一半,就接了个电话,问我要到钥匙就出门了,也没说她什么时候搬来。


张月介绍自己,说她今年技校毕业,刚出来工作,现在在一家宾馆工作,只是最近手受伤了,给我看到她手臂上一大片的紫黑色淤血痕迹,不怎么上班,又说她很爱干净,希望我也是这样,当然最后又夸了我,说我是她见过最天然的美女了,哈哈,我倒是高兴不少。


张月是第二天中午来的,我下班家,发现她睡在我的房间,因为她什么东西都没带来,还是昨天那套衣服,甚至自己的人字拖鞋都没脱躺在我的床上。


虽然很生气,不过我也没表现出来,帮她把鞋脱了我自己拿了一套新的被褥去隔壁小房间里休息了。



晚上来,我一般都是自己买外卖吃,因为自己不会做饭,谁知道,张月也没饭吃,反正她很无所谓的坐下和我分了一份盒饭,事后随便一句,“许贝姐,最近手受伤,没去上班,手头有点紧,先和你吃几天饭呢。”


我虽然不愿意,可也不能看着她饿吧,况且看她一副我就吃了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样子,只能答应。


对了,还有房间的事情,我的天,张月直接就睡我的那间房了,对我说的话是,来看房间的时候就要住这间了,因为床和被褥都有,就是给她用的,不然她也不会和我租,因为她家是农村的,从学校毕业这个几个月,就没拿其他行李,以前的东西能扔的都扔了,还有用的放在他男朋友那里,这几天她男朋友不在。


她说的这么直接,弄的我自己无话可说,性那间房腾出来,自己去了小房间,毕竟她刚出会有困难是难免的,我当她的姐姐,那就对她好一点吧。


住了快一个星期,我才稍微对张月有点了解,张月爱说话,天天躺在沙发上玩手机,基本上张月每天都会问问我的事情,我呢,没事的时候就是替张月打扫打扫卫生。


张月基本是个蛀虫,吃我的喝我得,这姑娘什么也不干,就躺着,我也不好说她什么,饭钱也没多少,想想就不和她计较了。


下午的时候,看见我洗衣服,张月直接把自己的衣服递给了我,天哪,内衣就六、七件,我虽然不高兴,可张月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,对我摇了摇手,可能是手还没好吧,我想到。


“姐,今天晚上你就别买吃的了,我男朋友过来,带烧烤给咱俩吃。”


张月躺在沙发上,玩着我的手机,一边抽着烟,一边和我说。


“啊,你男朋友要来啊,我在会不会不好。”


我早就知道她有个男朋友了,可是不想见。


“没事,你张那么漂亮,我让他看看,老是说什么漂亮的女人才有玩头,看看姐你好玩不。”


张月说完似乎觉得话说的不对,赶紧又补充道“嗨,不是那个意思,我就是说啊,许贝姐,你真是我见过最好的女人了,不光漂亮,还听话。”


我只好勉为其难的笑了笑。


当天晚上,那个张月的男朋友果然来了,带了几乎就是两个人吃的东西,我就没吃几口,还被灌了好几瓶啤酒。


张月男朋友叫董刚,一晚上眼睛看见我就放光,也不知道干什么的,说啥都胡吹一通,我和他说个什么都给我扯一大堆没用的,我反感的不行,但一贯的素质还是让我保持微笑倾听,哪知道那董刚居然说上瘾了,对我指手画脚,还说能让我挣大钱,和张月吹牛说在有一年就能开上X5,我就呵呵了。


最让我讨厌的是他一来就脱的只剩个大裤衩,还不停的把手放进去揉搓,要不是就当着我的面摸张月的胸部,一边色迷迷的盯着我,一边肆无忌惮的揉搓张月的奶子。


当天晚上我就听到隔壁那个淫叫啊,什么干死你,操死你的话说个不停。


简直疯了,我也没办法,毕竟自己也不是什么玉女。


于是第二天早早的去上班。


去后董刚倒是不在了,我松了口气,终于能平平澹澹的过日子了,张月最近也没给我找啥事,偶尔出去疯跑一夜,只是她没几天就问我借了五元,这倒好,房租没有不说,还摊上了个大小姐。


张月在家里没事,问我有没有电脑,想看电影,我就把自己上学时候的电脑拿给她用了,盘算着这个电脑也很多年了,什么时候去买个新的电脑呢。


又过了一个星期,张月说她男朋友最近忙完了,来住几天,让我出去打饭的时候多打一份。


这都什么人啊,我有点生气,但不敢说,那次那个董刚,精瘦精瘦,流里流气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
我挤出笑脸:“没关系,你不是手受伤了吗,我给你们打饭就行了。”


我想董刚不会在这长住吧,过几天应该就走了。


张月又说:“贝贝姐,你这个小名就和条狗似得。”


这个张月,我想,最近老是羞辱我,什么话都和我说,我也不敢不接话,只能低声说:“是吗,是有点哦,这个名字起的不太好哦。”


张月也是被我给逗笑了,“谁说不是,我老家有条母狗叫贝贝,天天有公狗过去操她。”


我听了一下羞红了脸,唯唯诺诺道:“这不可能吧,你别笑话我了,月月。”


张月眼睛微微一闭,耷拉着眼皮,嘴角扬起一道肆意张狂的笑容,“贝贝姐,你长的这么漂亮,一定被很多人操过吧。”


我实在是对张月这样的小女生无语,话说的这么直白,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答。


张月嘴上没停,“我认识个长得还没你漂亮的女人,天天有一群男人围着,鸡巴都用不完。


哈哈。”


这下张月自己倒是笑得厉害,眼睛打量了我几眼。


“贝贝姐,你过来,”“什么?”“你过来坐这。”


张月让我坐到她身边。


我乖乖坐到张月身边,“你把衣服脱了我看看”“啊,你要看什么啊。”


我惊呼。


“看看你的奶子和逼嘛,叫什么啊,我是女的你怕什么,你看我不也是光的。”


张月在家一般就穿条内裤,上面什么都穿,光着膀子像个男人似得,胸部下面,腰后,胳膊上都纹着身,这也是我后来才看见的。


我没话说,只好脱了睡衣,我里面就穿了条内裤。


“贝贝姐,我摸摸你的奶子行吧,看见挺大的,我还没摸过这么大的奶子呢,一会你也摸我的行吧。”


张月都这样说了,我虽然不想,可是看见张月一副命令的语气,也只好答应。


张月的手小,一把握不住我的奶子,张月捏着我的奶子像是揉搓一条宠物狗,手上一直用很大的力气,胸部被挤压,揉搓,乳肉不断变换形状,又被惊人的弹性恢复原状。


我很久没被人玩过了,不自觉的就有点舒服,可能露出一副让人欲罢不能的娇媚表情,张月看的心里不爽,直接用两只手捏起我的乳房了。


两只手就不一样了,张月用力,指节一抓,奶子柔软的嫩肉就凹陷一块,红指甲划过瓷白的乳房,一道道红印子刻在我的奶子上。


张月用力之大,我觉得她的手根本就好好的,乳房不是气球,可张月就像是非得捏爆气球一样的用力。


我忍不住痛哼起来。


啊的叫了一声。


张月笑了,“怎么,姐,是不爽的不行啊。”


“月月,你,你轻点好不,疼。”


张月听见,给了我个白眼,“爽就是爽,装什么婊子。”


还是松开了手。


张月拢了拢头发,也没看被自己抓的都是红印的我的奶子,说:“贝贝姐,我上个星期搞过,今天都有点痒了,自从你来了我就没见你被操,你屄痒了吧,怎么样,我给你爽爽?”“这个,不用啦月月,我不痒呢”。


“什么意思啊你,许贝,我当你是姐,才叫你声姐,你要不是我姐,我他妈让你现在吃屎你信不信?”张月突然大声叫起来,小眼睛里都是戾气,凶狠的像只发现猎物的狼。


我的心一下提了起来,赶紧妥协,柔声道:“月月,我不是那个意思,是怕麻烦你,我自己能解决。”


“算了算了,你别装了,笑死我了,来母狗贝贝,你看看这个”,说完张月拿着手机给我看,上面一幅幅图片不停的变换,图片上面都是一个浑身赤裸,皮肤白皙,身材姣好的女孩,或者跪着,或者狗爬着,在图书馆里,在教室,在厕所,在寝室,各种地方,分开双腿,翻开下体,阴部插着各种东西,图片里还出现不少男男女女的声影,这个女孩各种极为下贱的姿态,为男男女女服务着。


我简直要疯掉了,血液一下涌到头顶,我看了一眼就知道那就是曾经的我,上大学时候的我,我把头缩得老低,恨不得藏在胸里,不敢去看张月,一定是电脑,电脑里面还有以前的图片,可我记得自己删除完了啊,怎么办,张月会怎么对我,难道我再一次跑掉吗?这时张月说话了,“贝贝姐,你不用不好意思,对吧,这有啥,女人嘛,被玩玩很正常的,我理解,放心吧,这个东西我给你保存好,肯定不会有人看见的,你放心。”


张月脸上笑开了花,一副为我保密的样子。


张月又劝我道:“当母狗啥的,你喜欢,我可以陪你玩啊,不要委屈了自己啦,贝贝姐,你说我说的对不对,咱们好姐妹嘛,都是女人,你怕什么,玩玩而已,快脱吧。”


张月又恢复到以往的笑容,露出一排泛黄的牙齿。


我的表情不知道是哭还是笑,可那种心底泛起的涟漪,让我知道自己的身体有了反应,我决定不再去想了,先看看张月想要怎么样把,于是我慢慢退下内裤,露出平坦小腹下面一丛黝黑的阴毛。


“这才对嘛,多有意思,把腿张开点,你先自己揉会。”


张月这会挺高兴,点了根烟,身子往后一仰,靠在沙发上抽起烟来。


可怜我一米七的身高,只能紧紧贴着沙发的边缘,还得把两条长腿分开,露出下体给这个不到2岁的女孩自慰看。


我也不知道张月怎么才能满意,就用手指随便的绕着阴道口摸了摸。


这时张月坐起来了,用那只拿着烟头的手就伸向我的阴部,差点烫到我,才满不在乎的换了只手。


张月的手放在我逼上,用力一拽,几根逼毛就被张月捏在手里,疼痛瞬间窜遍神经。


我一痛,大腿不自觉的一并,因为腿长,不小心把张月顶了一下。


张月粗哑的声音不满道:“干嘛啊姐,不就几根逼毛,至于嘛,踢我。”


我委屈道:“我不是故意的月月,对不起。”


张月哼了一声,算是不计较了,不过马上又伸手去摸我的屄,被一个女人这样摸自己得下体,我脸颊涌上一层绯红,心绪也慢慢躁动复杂起来,胸腔里仿佛有无数得兔子,跳来跳去不知如何释放。


张月得手法简单粗暴,一点都没有她说得要让我爽爽得样子,可即使这样,我还是觉得下体一阵阵得酥麻,身体也不由自软了一半,仅仅依靠双手支撑着。


怎么办呢?我心里想着,难道自己又要沦陷在欲望之中吗,可是,身体实在是克制不住,眼前一片空白,空中一盏似有似无得黄色灯泡摇摇欲坠,很快,我就明白,自己只能过曾经得日子,做一个肉便器。


张月手指划到我得阴唇,又捏着我的阴唇,使劲拽了一下。


我又是一声呻吟,这次有了准备,叫声小多了。


“许贝,你这阴唇好肥,弹性不错呢,”阴唇在张月手里被拽得变了形,我阴唇本来就肥厚,这样被捏着揪出拉长,我下意识的缩了缩屁股,想要摆脱张月的手。


张月哈哈的笑了笑,看见我的屄里流出的水,说:“就是挺骚的嘛,逼水流得挺多”。


张月伸出两根手指,噌的一下,像是插豆腐,两根手指就没入了我的屄里面。


虽然手指不长,可张月指甲很锋利,我逼里的嫩肉被划过,一阵刺痛,我咬紧嘴唇,忍着不叫出来,张月露出黄牙,放肆的笑了起来。


“许贝,怎么样,爽吧。”


张月说着,手指呈爪型,在我嫩逼里面扣起来,我忍不住喊道:“别啊,月月,疼,你别这样。”


张月倒是听我的话了,停下来又点了根烟,吞云吐雾一番,又低下头,仔细的翻看我的阴唇,拨开屄口的嫩肉,看着我的屄说:“逼水这么多,你疼个屁呀,这不是好好的,许贝,我可是和你好好玩,看你人挺听话的,把你当朋友,你别不知好歹,让我把你当只狗。”


张月眉毛稀少,她每次挑眉的时候,眼神特别冰冷,这样一看我,我就觉得被刀割了一下。


我抿着嘴点点头,“对不起,月月,我也不知道怎么了,可能就是太久没做过,阴道不适应了吧。”


我又怕张月不高兴,只能是牺牲自己了。


张月脸色缓和,微笑道:“没事,贝贝姐,我理解,我感觉你的屄挺松的,刚才两个手指有点少,你不是很爽,当然不舒服了,这我用三根手指试试,来,你把屄扳开。”


张月满不在乎得吸着烟,房间里得烟味混杂着张月呛鼻得化妆品味。


天,张月这女生,怎么这样的想法,可是我又不敢一次次的反抗她,只能自己用手指拨开自己的阴唇,露出一个粉红色的,娇嫩的屄口给她。


犹如一只任人宰割得小白兔,在张月毒蛇般得眼神下,不由自己。


张月果然伸出三更手指,和上次一样,对准了我的屄口就捅进去了。


三根手指,其实不是我的极限,可是也非常不舒服了,张月这次动作弄得更大,手指插到最深处,半个手掌几乎都进去了,还很又节奏的捅我的屄,逼里面还好,可是屄口真的挺痛的,张月其实一点技巧都没有,完全就是大力抽插的样子,手指在我的逼里乱顶,很用力的扣我屄肉,我难受得不行,屄里像是被鞭子抽了一样,生疼。


还好张月似乎觉得这样挺累的,几分钟就歇下了,抽出手,把沾满淫水的手伸到我脸前,“爽不,许贝姐,瞧瞧,这逼水,服了,给我擦擦。”


我心里想,这么扣我能爽?怎么你自己不试试,不过没敢说,我笑道:“挺爽的月月,你挺厉害的。”


一边说,一边拿起我的衣服给张月把手上的淫水擦拭干净。


“姐,你这屄挺松的啊,我插进去,我操,那感觉,里面空荡荡,就他妈水多,你这黑屄被操过多少次了,就是一大水缸。”


我的屄是在紧也受不了你这样玩啊,天,还怪我的屄,真是的。


我有点不高兴,“月月,可能是你手指比较细吧,女人的屄里面就是这样的。”


张月听我这么说,眼睛停在我脸上,上下打量了我一眼,翻了个白眼笑道:“你自己屄烂他妈还怪老子我了?我的手就是他妈鸡巴,也满足不了你这烂逼,你叫个蛋啊。”


这张月,随便说句话就这么大火气,我能怎么办,赶紧澄清:“月月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说,你的手指短了点,我的屄烂我自己知道,就是那个你的手指短,我感觉不到,没关系的,我不是说你。”


张月看着我说:“我说许贝姐,你就告诉我,你是不是骚,是不是想被操?”我心想,你都这样玩我了,我能说什么啊,心一横:“嗯,我骚,想被操。”


张月一听,脸上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,说到:“这不就对了,你每天装个蛋啊,穿的就和白领似得,看见就是等着操,屁股扭的比母狗都骚,还装,都是姐妹,你说我说的对不。”


“嗯,月月你说的对。”


我叹了口气。


“行,贝贝姐,这么就对了,咱俩姐妹我还能害你不成,操个逼不就随便操,怕啥,就是个爽嘛,你等着,我去给你拿个好玩的东西。”


张月说完就起身走了,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,张月在她的房间翻了半天,出来以后嘴角扬起微笑,居然拿出来个假鸡巴。


【更多小说请大家到***点阅读去掉*星号】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anhu@qq.即可获得度【第一】既是..那个假鸡巴,不知道放了多久,假鸡巴上面有许多深深的凹痕,里面沾满了灰尘,假鸡巴的顶端做成子弹状,看来是仿照龟头的样子,不过鸡巴头破损挺厉害的,我看见有一道深深的裂缝在上面,假鸡巴的龟头下面做了三圈鸡巴沟,上面都是颗粒的浮点,假鸡巴原本不知道什么颜色的,反正看上去像是腐烂的火腿一样,各种颜色混杂在一块。


“哈哈,就是这个了,怎么啊,贝贝姐,进口的东西,驴屌。”


张月捏着假鸡巴,甩在我的身边。


我的天,张月一说我才发现,这假鸡巴长的离谱,足有我的小臂长,看上去,果然有点神似那个驴的东西。


张月笑呵呵做过来,假鸡巴不知道放了多久,上面混杂着的灰尘都粘在缝隙里面了,张月用手指了指假鸡巴,用了一个我看来很贱的笑容,说:“许贝姐,试试这个,绝对爽”。


我可不想把脏成这样的鸡巴塞进去,我对着张月摆摆手,做了最妩媚的笑容:“月月,不用了吧,姐姐今天爽够啦,这个就算啦。”


张月像是没听到我说话,也不管这根假鸡巴脏不脏,用手拿住底部,“蘸点逼水就行了,我帮你。”


张月把假鸡巴在我的屄上蹭了蹭,我屄上的淫水迅速和假鸡巴的灰尘混在一块,这时我才闻到那个假鸡巴上面传来阵阵臊臭味。


假鸡巴让张月弄的湿润不少,对着我还张开的屄口就插进去了。


我简直疯了,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,张月笑嘻嘻把鸡巴插进去,这个假鸡巴又硬又长,张月毫无顾忌,一插到底,才进去一半。


“这就到顶了?”张月鼓囊了一句,不是很高兴。


“许贝姐,你自己弄行不啊,我让你爽了这么久,你想累死我啊”张月烟瘾大,又点了根烟。